我的小骚货1|东北骚货自拍|骚货小姨子小说
业务邮箱
ElEPVrz7@163.com
首页> 欧美黄片鬼片

第236章再聚首

内容详情

第236章 再聚首我急忙推了推身边的胖子,想让胖子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胖子却不知道为什么,已经睡死过去了,呼噜震天响,我掐他胳膊他都没有什么反应。 眼看着那具棺材马上就要漂过来了,我也来不及把胖子叫醒,直接壮着胆子冲过去把棺材盖儿向前一推。 本来我已经做好了要牺牲的准备,但是我探着脑袋一看里面,发现这里面不但没有僵尸,反而里面躺着的还是我认识的人,的不能再了。 “该死的李老道你怎么跑棺材里躺着去了” 我抓着道士的肩膀,来回晃,充激动地喊道。 道士在棺材里好像睡得也很香,两缕小胡子时起时伏,他被我晃半天,脸不地睁开了眼睛,瞪着我说道:“臭小子,你说你不帮我对付鬼魂也就算了,现在又扰了老子的清梦,是不是活腻歪了” 本来我重新见到还活着的道士,心里非常高兴,但是却发现道士的脾气似乎很不好,便疑惑道:“道长,你刚才去哪儿了怎么心情这么不好了” 道士从棺材里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脖子,说道:“刚才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九死一生,刚要睡个好觉,你就给我吵醒了,你说你是不是欠” 我冤枉道:“你说你躺在棺材里,一声不响,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死在里面了呢” 道士说:“咱们走散了之后,我就一路寻找你们,结果没找到你们,倒是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墓室,我刚要进去,里面就爆炸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巧,炸坏的地方,刚好是一个全封闭式的泉眼。泉眼被炸出来了之后,水势浩大,分分钟就把这里全给淹了。幸亏我找了个棺材,躲进了里面。” 我笑道:“那你的确是聪明的,棺材的力还不错,无论水有多大,只要把棺材盖儿给盖好,保证不会进水,里面就是最安全的。” 道士冷哼了一声,说道:“安全个我当时只想着别被水给淹死,老子可是个旱鸭子啊结果就忘了这棺材里还躺着一只僵尸呢我们简直就是脸贴着脸了,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你看看我这脖子,全都是那只僵尸挠的” 道士把脖子上的衣服向下拽了一下,我仔细一看,果然有三道紫青的伤口。 “幸亏我进棺材之前,袖子里就藏着两张道符,一看到里面有僵尸,立刻就贴了上去,才保住了我这条命。” 我看道士现在说起话来神采飞扬的,估计不像是有事的人,便问道:“僵尸在你脖子上挠了三道子,我看伤口都向外溢出黑血了,这没事吧不是说僵尸身上都有尸毒吗” 道士笑道:“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来之前一定要喝一杯蛇酒的原因了。用来泡酒的那只蛇本来毒素就重,我通过喝蛇酒,把蛇毒积蓄在体内,等尸毒开始侵袭我身体的时候,蛇毒与尸毒以毒攻毒,刚好可以相互抵消。” 我点点头,觉得道士这么厉害,肯定不会轻易出<死亡货车>事,担心他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刚才听道士那么说,看来这些水果然是如同胖子所猜测的那样,不是原本就有的,而是刚刚才出现的。 现在这里的水流非常平缓,估计我们是被这水流给冲到头儿了,由于路程太远,所以这水流也失去了活力。 道士站在棺材上,指着胖子说道:“这货怎么也睡了对了,你们是从哪儿过来的你和胖子又是怎么会和的” 于是我就把事情的原委全都告诉了道士,他听完之后,自言自语道:“看来这里即将有大事发生啊我们还是先撤出这里再说,此地不宜久留” 话音刚落,胖子突然睁开了眼睛,用水洗了把脸,说:“师哥,幸亏我们在这里会和了,不然的话,等那只千年老僵尸出来了,我们根本没有半分胜算。现在师哥你来了,胜算至少有了半成。” 我惊讶道:“你们师兄弟二人联手,十成竟然只能有半成胜算” 道士叹息道:“错了错了,如果那只僵尸横空出世,不但你我二人在他眼前什么都算不上,就是师父他老人家来这里与我们联手,我们还是半点胜算都没有。”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担心道:“那只僵尸真的有那么恐怖吗还有,你们好像对那只僵尸很了解啊难道你们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道士说:“我们的确是第一次来这里没错,但是我们的师父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来过这里。那个时候东山矿刚刚发生塌方没有多久,我师父就觉得那次影响全国的重大塌方事件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而是有一只老鬼在作祟。” 我有些蒙圈地说道:“到底是僵尸还是老鬼啊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 道士说:“它们是一回事,因为那具棺材里的的确是僵尸没错,但是他早已经死了,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死了,他是北宋抗金的将军,战场上战功显赫,所以被当时的皇帝厚葬于此。” “他就算待会儿从棺材里出来了,也不单纯是诈尸,诈尸远没有这么强大的威力。他是把鬼魂依附在僵尸上算了,我也说不明白,都是当时我师父亲眼所见,然后转述给我的,待会儿你见到了就全都明白了。” 我真是无语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总觉得道士现在变傻了,话也说不明白了。 这时,胖子凑过来说道:“别说那么多了,现在越往前走,水流越平缓,这就说明前面肯定有出路,我们也别废话了,去前面看看再说。这里很大,就算那只僵尸出来了,也不知道能对咱们产生影响。” 于是,道士又躺回了棺材里,我和胖子就推着棺材向前游。 道士在棺材里也没有闲着,把他师父告诉他的有关东山矿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我。 我听得汗毛孔都紧了,因为他说的,竟然和我之前猜测的很相近。